-sliy2121

不是特别有趣.

【Hawaii-Henjeii】

-Vol.15

-塔塔小小沮丧一下/别担心他还是小太阳!/已经开始想回去之后的剧情了/突然想起H还有个别墅

-情侣或者小妹妹一家都是反映一些真实存在的人群/借女神的话/你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在经历着一场你一无所知的战争

-感觉最近的更新都好鸡汤/想传授一些哲♂学道理(-人-)

-【Beauty and The Beast-手嶌葵】/一个字超级好听!/【Be my baby-Donny Montell】/和上一首完全不同风格但是都好甜


Tarjei收拾着行李——昨晚被Henrik翻一条发带搞得乱七八糟,明明他才在这个房间睡了两个晚上。

“我差点忘了我们还得去你的小别墅——昂贵的成年礼物哟。”

“不用着急,今天只是我们在夏威夷的第四天,明明还有很漫长的度假时间。”Henrik和别墅的佣人联系好了,要求他们平时不用在别墅里守着,早上和傍晚过来打扫卫生就可以了——甚至饭都不用做,他会很享受和Tarjei在厨房的时间的。

“已经第四天了……我感觉我的学校已经敞开了大门正在向我招手——”

“小屁孩就是小屁孩——”

.

他们决定在酒店吃完午餐后启程去往另一个海边的别墅。

“这些汤还行……比昨天早上吃的酸一点。”

“我警告你TJ Moe,那可是我亲手做的爱心早餐——”

“可是我还是小屁孩,比较喜欢甜一点的汤~”

两人在餐厅了转了一会,帅气的外表和卓越的身高为他们赢来不少热辣的视线。热辣的地方总有许多热辣的人。

餐厅外面就是沙滩,浪花不知疲倦的起了又落,纯洁的泡沫被留在陆地上,最后又以另一种形式回到海的深处。细沙有的平整无波,有的凹凸起伏刻画出经过的脚印,同样的,它也能够在海贝身上留下自己永久的印迹。

人也是这样,他们生存下来最大的作用,就是影响别人。

.

“我们有多久没好好地坐在一起吃东西了——像现在这样?”

Henrik一腔深情,他回忆起了拍摄第四季最后一集时,和isak的最后一个亲吻。

“今天早上我们还一起吃早餐。”

“……”

.

Henrik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把这个问题说出口。

“你的屁股还好吗。”

“……”

现在是饭点,餐厅里全是各种颜色的客人。幸亏他说得很小声,“否则你将会命丧夏威夷!”

Tarjei一叉子戳进盘子里那只龙虾的身体里,更是恶狠狠的盯着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我只是担心你!我们待会要坐两个多小时的汽车才能到那。”

“这种事情你不能躲在厕所里偷偷的说吗?!非要在餐厅里??”

“好啦好啦,”Henrik从座位上移动,直接坐在Tarjei身边,伸手搂住他的肩膀,左右晃动着以示讨好:“我觉得没什么不能说的,你觉得在这里谁会因为我们是一对儿,就把我们赶出餐厅吗?”说着还亲了身边的小卷毛一口,好像在和什么示威。

Tarjei撅起来的嘴算是给Henrik亲得没脾气了。

他舀起汤里的两个肉丸放到自己的碟子上,扭过头去对Henrik说:“我知道,这个味道像那个土耳其肉丸,”

“我以为你忘了。”Henrik又开始薅Tarjei那头软软的卷发,笑得特别灿烂又迷人。

Tarjei咬住丸子的一半,凑近Henrik。

他立刻会意。

.

迫使他们停下来的是一对情侣。

就像even和isak在泳池里那样,但显然现实世界中成年人不发一言的凝视,比一个小女孩的尖叫更可怕。

双方的座位是邻近的,Tarjei和Henrik忘情的亲吻时偶尔一瞥看到那对情侣中,男人的眼神。

很快的,Henrik也发现不妥。

那对情侣看上去像黄种人,他们正在用两人听不懂的语言窃窃说着什么。

男人的眼神一直锁在Henrik放在Tarjei大腿上的手上面,有时也会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他们桌上的菜品。

女人的眼神不那么直接,但Henrik怀疑只是因为她怕这两个高大的汉子会揍他们——所以才将嫌恶的情绪稍加掩饰。

整场战争剑拔弩张,却没有只言片语。

“他们可能下一秒就要请经理来把我们赶出去了。”Tarjei用挪威语小声的对身边的人说。

Henrik将Tarjei的手握得更紧:“我们要不要抢占先机,先叫经理来……就说他们骚扰我们用餐?”

“我们才是不一样的不是吗。”

“……Tarjei!”

.

最终以那对男女结束用餐,先一步离开餐厅作为结果。

两人都有一些沮丧。

现在明明已经是2017年了。

.

一个小女孩的出现打断了Tarjei的悲天悯人。

“我妈妈说希望你们加油,不要理会那些并不能决定你们生死的人。”

她捧着一个碟子,上面是一球奶油冰激凌。冰激凌球上插着一把迷你的太阳伞,看上去应该是彩色巧克力做的。

小姑娘是欧洲人,深深的蓝色眼睛里有星星。

她回头看了一眼爸爸和妈妈的座位,Henrik和Tarjei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那是一对年轻父母,爸爸友好的笑了,妈妈则兴奋到捂着嘴和他们招手,Henrik甚至听到她回过头去和丈夫用英语说“太帅了!”。

他们就像Emma和Jonas,或者是Sana和Eskild。

他们像所有支持EVAK的朋友,在此刻不遗余力的支持着Henrik和Tarjei。

小女孩昂着头继续说:“我和妈妈觉得你们好帅……也好酷,我喜欢这么酷的你们。”

两人对望,接过冰激凌,“谢谢你们……你们也很酷。”

“生活在微笑着呢!”

对啊,现在都已经是2017年了。

.



评论
热度(36)

© -sliy21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