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y2121

不是特别有趣.

猫咪与迷糊鬼

-一个猫大王成精推倒两脚兽的短篇/尽情傻白甜/没有文笔可言

-并不是在打广告/但是百威真的好好喝

.

猫咪与迷糊鬼

.

该死的,那迷糊鬼怎么还不回来。

本大王看了人类电视台里的漂亮姐姐指着蓝蓝绿绿的图片说明天会下雨,但是本大王一点都不担心我的铲屎官。

切,谁担心他啊。

我只是有点饿了,想吃小鱼干了,他怎么不快点回来服侍本大王用膳。

迷糊鬼就是迷糊鬼,蠢得可以诶<(`^′)> 

.

“白久啊,不好意思啊,今天师兄要去约会,让我帮忙做一下清洁,然后……然后就晚了。饿着你了吧?对不起啦……好吧,今天你可以到我的床上来睡啦。”

鹿晗把小鱼干倒在猫咪的小碗里,又用羊奶把猫粮泡软了喂给白久。

然后整个人脱力一般散架在沙发上。

今天特别累。

忙到十二点就没有公车,只能走回来。

回来忘了买菜,只能等明天回学校吃饭堂。

鹿晗觉得人生有点失败,有点灰暗。

幸亏白久还没抛弃他。

白久是他新年的时候在回家路上捡来的猫,金色的皮毛,白嫩嫩的爪子,鹿晗看到他的第一眼就非常喜欢他。

抱起来的时候猫咪有点抗拒,但一月的温度让猫咪不得不缩在鹿晗怀里。

就这样,鹿晗在自己都只能勉强吃饱的情况下,又养了一只猫。

.

“乖乖,安静点,让我抱抱。”

鹿晗一直认为白久听得懂人话——或者说,是听得懂鹿晗的话。

毕竟他对于他的名字一直不太满意。

猫咪暖热的肚皮贴在鹿晗的胸膛上,不安分的爪子扑在他锁骨的地方,搞得他痒痒的。

“白久……我好喜欢你啊。”

鹿晗喃喃道,说完便沉沉睡去。

好似无心为之,又似平淡陈情。

.

现在的白久,只能“喵”一声作为回应。

让本大王陪你一辈子这种这么严肃的事情,不是一句喜欢就可以解决的。

起码要一句“我爱你”,和一辈子的小鱼干才行。

.

迷糊鬼快放暑假了。

意思就是他可以在家陪我一整天了。

迷糊鬼的工作应该是帮别人画画,然后他就有钱买菜做饭了。

迷糊鬼煎的小鱼干味道还行,就是他太迷糊了,有时候忘了放盐,有时候忘了看火。

就你这样的小迷糊,本大王还愿意一直喜欢你,那是你的福气。

.

鹿晗在现实中是一个迷糊鬼,在微博上却是一个粉丝1m的太太。

好吧他是一个粉丝1m的迷糊太太。可是小粉丝们就喜欢他这种自带萌点可亲可爱不高冷的太太呀。

最重要的是!他是男的!

这下就可以拉郎配了耶(? ˙o˙)?

.

鹿晗有点苦恼。

他只是和CV亦尘同城而已,就被大家说成“日久生情”“浪漫约会”了。

他放下了平板,上面是一条尚未着色的耽美小说里的美男鱼,把盘在他脚下的白久抱进了怀里。

“白久啊白久,”

猫咪撑开细长的眼睛,慵懒的望向鹿晗。

“如果你是人就好了,”

柔软的爪子轻轻拍在鹿晗短裤遮不住的大腿上。

“我宁愿跟你组CP……”

他享受着抚摸,细长的眼睛闭起来。

“毕竟我喜欢的是你啊,又不是亦尘。”

.

本大王最近的伙食好了很多。

因为鹿晗的作品卖了很多钱。虽然他有很多画儿都是免费帮别人画的。

本大王知道的,他是因为喜欢那些字,喜欢那些并不存在的人,喜欢那种感觉,才想要把这种喜欢画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

鹿晗一开始这么跟我说的时候,我也不太懂。但是当我看到他盯着电脑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符号,就哭出来的时候,我好像有点懂了。

但是本大王不太高兴。

你这个,本大王专属的,迷糊鬼,怎么可以,为了别人哭!

.

鹿晗最近睡觉不太安乐。

总觉得被什么重物压住了心口。他怀疑过是不是鬼压床了,可是他是一个坚决的无神论者。

于是在他坚强的意志支撑下,他发现了是白久压着他。

“宝贝儿,你想睡床的话也不是不行,但是你继续这么压着我的话,我就——”

猫咪软了身子,“喵”了一声,绿色眼眸水水的。

“我就——”

猫咪甚至绕着鹿晗的脚丫转了两圈,然后舔了一口。

鹿晗扶额并举双手投降。

“我输了,你压吧。”

.

本大王的骨头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想吃的东西也多了。

比如以前不喜欢吃的年糕,西红柿,还有那种甜甜的,铲屎官叫做“奶茶”的饮料。

可是我喜欢小鱼干是不会变的。

就像本大王喜欢某个迷糊鬼一样。

唔,这个节目不好看,迷糊鬼留下的青豆倒是不错。

本大王一个爪子拍过去,电视盒子里的人就换了。

是有一个叫做吴世勋的人在跳舞。我记得迷糊鬼喜欢他,那本大王也勉强看两眼好了。

.

鹿晗很怕。他在被什么追赶,他在没有人的公路上拼命的跑着,但公路没有尽头。

天是黑的,一块云也没有。他想喊救命,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然后。

他被看不清面容的天使抱进温暖的怀抱,清冷【?】的声音拯救了他。

“醒醒,醒醒啊喂!迷糊鬼!”

鹿晗睁开眼。

白久:(*`へ′*) 

鹿晗一时失语。

.

“本大王真的不是猫贩子还要我说几遍!我真的是那个明明是一只喵却被你取了狗名字的白久!你个迷糊鬼都养我快半年了这都认不出来!亏我这么喜欢你!”

白久惊觉自己说漏了嘴,赶紧捂住了嘴巴,但仍表现得气呼呼。

“不,不可能!如果你真的是白久,那你的眼睛应该是绿色的才对!”

沙发上的金发美少年保持着生气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关上灯。”

鹿晗裹着被单,用电蚊拍指着虽然长得很帅但是自己不认识的少年,一直倒着走去关灯。

“啪。”

一眨眼的功夫,那双熟悉的绿色的眼眸来到自己面前。

“这样你肯相信我了吗,你个迷糊鬼。”

鹿晗眨眨眼,觉得自己捡到一只猫然后猫咪变成帅哥这种事情太意料之外了。

毕竟他是个坚决的无神论者啊。

白久看他发呆,凑过来亲了亲鹿晗的眼睛。

鹿晗:(°д°)!!

什么信仰什么马克思主义,可以说,完全,垮掉。

.

白久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两条长腿搭在茶几上。

鹿晗颤颤巍巍递上冰奶茶和小鱼干。

白久抖抖腿,鹿晗立马狗腿地搬来小板凳坐在上面给自家猫大王捏腿。

白久斜睨一眼鹿晗,扭过头去“哼”了一声。

“你以后就给我当压寨夫人了,我饿了,服侍用膳吧。”

鹿晗盯着那金发美少年,没动。

美少年:还不快去!

鹿晗:好好好!

.

等白久挑挑拣拣饱餐一顿之后,立马就说困了。

鹿晗小小的屋子里没有客房,而白久也不可能再睡沙发旁边的小窝了。

“我要压你。”

鹿晗一惊,然后反应过来白久是要跟他睡一张床。

“快点过来给本大王当床垫。”白久绿他一眼,拍了拍鹿晗的单人床。

鹿晗为难地看着因为觉得穿衣服难受,就脱掉白T和睡裤,全身只有一条小内内的白久,想着要不要在中间隔一层被单。

可是没等鹿晗纠结完,白久猛地一扑,宛如饿虎扑食,抱住鹿晗的腰就呼呼大睡了。

化形什么的真的好累啊。

鹿晗无奈的笑了笑。

果然是我那个亲生的白久呢。

.

第二天鹿晗买了英德红茶和雀巢炼奶回来。

白久瘫坐在沙发上盯着鹿晗,并不说话。

鹿晗主动坐过来,说他想亲自调制奶茶给白久喝,毕竟买的奶茶里的奶精和别的添加剂对白久身体不好。

金发美少年哼哼两声,“别以为这样就能讨好本大王,晚上我还是要吃小鱼干。”

鹿晗揉揉他一头略显非主流但仍然温柔的金发,“好~”

说完就进厨房炮制爱心牌奶茶加白久大王专属小鱼干了。

剩下一位看着一杯半成品红茶略有所思的大王。

.

奶茶甜香甜香的,连带着烤土司白久也吃下去不少。

“以后加点黄油吧。”

“嗯?”鹿晗一时没反应过来,抬起头茫然的看着白久。

白久大王若隐若现的绿眸也这么看着鹿晗。

然后他突然转过头去。

……

“白久?”

“你,你怎么啦?”

“……哇,你脸红啊。”

.

鹿晗和白久一人一喵依靠鹿晗的稿费过了小半个月。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白久摇醒迷迷糊糊的鹿晗,找好角度帮他挡住刺眼的阳光。

“喂,迷糊鬼,帮我办张身份证吧。”

鹿晗有点懵。

“本大王怎么能一直靠你养。”

白久翻身下床,鹿晗彻底醒了。

但他仍然把脑袋捂在枕头里笑得傻傻的,如果白久大王看见了,一定又会嫌弃他。

“别笑了,本大王才不要姓白。”

“那,姓鹿吗?”鹿晗心存侥幸。

白久大王一脸不耐烦。

“我要姓吴。”

白久大王可没有忘记鹿晗说他喜欢那个姓吴的很帅的小子。

.

吴白久第一份工作是给宠物医院打杂。

他表示迷糊鬼这次实在是太迷糊了,如果还有下次他一定会把鹿晗扔出去。

吴白久蹲着,看着对面的哈士奇,眉毛紧急集合得快成一个“川”。

“你这蠢狗。”

吴白久面无表情,怀里的折耳猫也同样面瘫五百级。

“宠物医院哪有小鱼干,但是别妄想我会让你吃到迷糊鬼做的小鱼干。”

吴白久想起金黄小鱼干的香脆,难得的展眉一笑。

“那可是我的。”

.

吴白久拿到了第一份工资,鹿晗也很开心,要和他一起去超市买好吃的庆祝庆祝。

逛着逛着鹿晗发现购物车里有几瓶红色易拉罐。

“白久啊,你喝可乐吗?”

某大王自然无比的将伸向货柜的手拐了个方向,“我是想拿酸奶。”

鹿晗笑着继续往前走,“嘿嘿你以前真的很喜欢酸奶,舔到胡子上全都是,哈哈超可爱的。”

白久没说话,继续往车里放红色易拉罐。

.

鹿晗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吴白久趁着鹿晗还在厨房忙活,拼命喝买回来的饮料,等动筷的时候鹿晗发现自家白久有点不对劲。

“白久,吃个虾吧~”

“嗯。”

鹿晗剥好虾放在白久大王碗里。

吴白久看了鹿晗一眼,三下两下也剥了一只放鹿晗碗里。

鹿晗表示实在是受宠若惊。

“白久,吃点,青菜吧。”

“嗯。”

鹿晗惊恐。

“白久,白久?你不是工作累坏了吧??你今天怎么啦你没事吧!”

吴白久缓缓抬起头,今夜的绿眸尤其明显。

“过来。”

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沙哑和深沉。

鹿晗情不自禁。

当吴白久将他深深吻住,并在拉拉扯扯间被吴白久推倒在床上那一刻,他脑海中只浮现五个字。

百威,敬真我。

.

鹿晗小处男得知今晚要被开苞,有点小兴奋【划掉】紧张的同时,不算特别怕。

嘿嘿嘿,我听别人说,喵星人都是短小君。

小鹿眼亮晶晶的看着吴白久,笑得弯又弯。

……

半个夜晚过去,鹿晗受到惨痛的教训。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当初到底是乃个没唧唧的乌龟王八蛋说喵星人都是——“啊啊啊啊慢点,慢点……唔哈啊……那里!……”

破布娃娃鹿晗流下了眼泪。

吃饱喝足的白久大王心情不错,表示迷糊鬼对他的诽谤诋毁他可以不计较。

“来啊,交/配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破布娃娃鹿晗的眼泪干涸在眼眶中。

.

新的一天。

鹿晗趴在吴白久胸前,给他的红果画圈圈,然后被吴白久在腰上若有似无的捏弄舒服得直哼哼。

“我们这样就算在一起了吧?”

“我们一直在一起。”

鹿晗搂住吴白久,声音沙哑也要咬耳朵。

“说你喜欢我。”

“你喜欢我。”

白久大王不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

“喜欢我!”鹿晗揪住白久的咪咪。

“喜欢我。”白久大王不为所动。

鹿晗决定先服软。

“好吧,我是很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你。”

吴白久大王的原则就是鹿晗呀。

.

“白久,你学坏了。”

鹿晗看着满地的百威啤酒罐儿,叉着腰,用手指点着吴白久。

“才没有,我以为那是红茶。”

吴白久坐在沙发上,扭头哼哼。

“那你干嘛不把你的红茶跟炼奶混在一起啊?那样才是奶茶啊!”

“我就喜欢单独喝红茶。”

“骗谁呢,我就知道,你还不是想借酒装疯卖傻然后推倒我!”

“哼,你这么迷糊,推倒你只是迟早的事情。”

鹿晗没话好说。

.



评论
热度(6)

© -sliy21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