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y2121

不是特别有趣.

【Hawaii-Henjeii】

-七夕番外❤

-不瞒大家/这是我第一个写完的中篇。/其他的都因为各种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原因太监了。/欢呼!!

-来自真实梦境改编/仅限于轰母拿胡茬扎我还抱着围一个浴巾的我转圈/幸福得不想醒过来(/▽╲)

-弟弟:我不是故意起夜喝水的……我什么都没看见……

-【Wound up-Jordyn Edmonds】/现在你是小可爱/以后就是老可爱了/死了就是可爱死啦!


.

Henrik和Tarjei环胸抱臂倚在窗边。

耳边仍是Siv热情的邀请:“今天这么大雨,Tary你就在这睡一晚好吗?记得和妈妈说一声,不然她会担心的~”说完就关上了Henrik的房间门,高兴地休息去了。

Tarjei:Siv女士心真大

Henrik:我家隔音很好的

.

两个月前他们从夏威夷回来,Henrik甚至不给他回家洗个澡、穿得帅气一点的机会,就把他拉到家里直接摊牌。意外的是,Siv挣扎了一下,就接受了。

“我为你找到一个如此优秀、帅气、可爱的男朋友感到高兴!”Siv看上去兴奋极了,她拉着两个愣住的孩子坐下,让弟弟拿来水果和饮料,然后像全世界每一个妈妈那样,不停地跟Tarjei问这问那。

Tarjei一开始还有点紧张,但想到Henrik在他身边,交握的掌心传来温度,还有安慰和鼓励。而且Siv也是自己的朋友啊!

Siv和Tarjei聊完以后,又想起Henrik的爸爸还不知道呢!又赶紧跑去通风报信了。

留下Henjei一对,以及弟弟在客厅,对坐。

“能让我,”弟弟十分小心翼翼,“跟你男朋友合张影吗……如果我的同学知道我和,获得挪威奥斯卡提名的帅哥靠的这么近,一定羡慕死我。”

Henrik语气嫌弃:“为什么不跟我合影?明明我也很帅!”但还是勉强点了下头。

弟弟拍照拍得高兴,和陌生哥哥之间的隔阂一瞬间消失,“你又不是影帝!”

.

一个月前,Tarjei也向家里说明了情况,两个年轻人再三承诺,不会过早的对大众公开,不会在社交网络或者日常生活中做引人遐想的事情,也不会一时冲动就跑去结婚。

Tarjei的姐姐和弟弟对Henrik的到来表示十二万分的欢迎,同样的,他们也认为Henrik比Tarjei更帅。

.

“我想起两个月前到你家去找你玩还要偷偷摸摸,毕竟我们一起出来的时间实在是太频繁了。”Henrik在后面抱住Tarjei,他稍微岔开腿,降低身高之后把脑袋搁在Tarjei的肩膀上。

“现在该担心观众们的反应了,我们总是被路上的粉丝遇到。”Tarjei侧过头去摩挲Henrik的鬓角,像个乖巧的宝宝。外面大雨瓢泼,北风夹杂着夜雨撞向玻璃窗,留下一道道垂痕。

“也没有总是啦,偶尔,偶尔被看到他们不会想什么的……”Henrik收紧怀抱,如果这样能给他多一点点的安全感,他就尽自己努力,再抱紧一些。“别太担心了好吗?这场雨今晚是不会停了,你先洗澡,我收拾一下房间,你等下睡我那行吗?”

Tarjei服从安排,又说:“那你还要给我准备睡衣……”

Henrik咬他耳朵:“睡衣穿成睡裙你介意吗?……唔,我不想准备了,始终要脱的 ……”最后一句他是笑着说出来的,Tarjei轻轻咬了他嘴角一口就去浴室了。

.

Henrik的卧室很整齐,最多只是衣橱里有些混乱,比如帽子会和头巾堆在一起。他挑了一件前两年的白T,这已经是他衣柜里最小码的了。妈妈一直让他收拾一下,哪些穿不下的就打包捐出去,幸亏之前懒得收拾,不然Tarjei真要穿裙子了。

他翻到一条系带的运动短裤,又坏心眼的没拿内裤。

他走到浴室门口,在旁边的柜子里翻出毛巾,“东西我放在门口了,快点出来吧。”

家人都睡了,安静的房子,好像又回到夏威夷那时。也是两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也是平淡又甜蜜的日子。

其实现在也是啊。

.

“Henriky!”

Tarjei围着毛巾喊粗心的男朋友,突然想起这是他家!喊这个是不是太亲密了……啊刚刚会不会太大声了,不会打扰家里人休息吧??

“Henrik!你是不是忘了给我——”“反正又没人看见~”

Henrik心想,看心爱的人穿上自己的衣服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啊,好像对他全身上下都做了标记。“你完全是我的啦……”

Tarjei觉得很凉爽——不穿裤子,围着毛巾,在下雨的晚上,和男朋友在家里的客厅抱着转圈,不仅凉爽,还挺浪漫。

“有点像在Sophia家那样,喝酒,跳舞,接吻……我很开心。”Tarjei去亲Henrik的下巴,胡须茬扎得他痒痒的。

Henrik就特意拿小胡茬磨他的脸,磨完了又细细的和他接吻。“这就是我想象中的生活……”

.

Tarjei最后也没能穿上内裤。

Henrik笑他:“那你就是承认了我比你大!”

Tarjei翻了个白眼:“的确,我懒得跟95年的老叔叔比谁年纪大”

.

Tarjei坐在床上的时候,看见Henrik在门后那个收纳筐里找东西。

然后Henrik拿出一个,香包?

像妈妈用来放在衣柜里除臭的,味道闻上去,很熟悉。

“能帮我擦擦头发吗,”Henrik把毛巾递到Tarjei手里。“普通人谈恋爱估计就是这样,去对方家里做客,穿对方的衣服,还包括帮他擦头发。”

Tarjei笑着骂他“大懒虫”,但仍然拿起了毛巾。

.

Tarjei躲进被窝里才敢解开毛巾,这种“隔壁就是长辈而我却在男朋友的床上光溜溜”的感觉真的超级刺激。

超级刺激!!!

Henrik挤上床,他们紧紧贴着对方——准确来说只是Henrik单方面贴着Tarjei。

“别挤啦……”

“我怕掉下床去……”

“我是没裤子穿,你怎么也不穿?!”

“嘿嘿——”

.

急促的呼吸一再压抑,整夜的雨也无法将这团火熄灭。

“薰衣草和柠檬,你……更喜欢,哪个?”

“老叔叔你废话真多……”

“选一个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不然明天难堪的,也不是我一个……”

“我就说那个香包的味道,嗯啊……原来是Carl那个薰衣草味的空气清新剂……”

“Ok,就选薰衣草……I am coming……”

.



评论(5)
热度(23)
  1. -sliy2121 转载了此文字

© -sliy21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