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y2121

也不是特别有趣.

【异坤】玫瑰种植手记

-土味预警:ooc!& 脑洞向&Rapper啵唧x玫瑰花化人坤坤

-傻白甜文学/我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稍微有点长/有头没尾

-1K真是世间瑰宝。


.

.

.


王子异是个Rapper。

王子异最近总是愁眉苦脸。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以前总是逢人问好,外加一个和蔼得像佛祖一般的笑容,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而现在,他却总是苦着脸。


你要问为什么?

还不就是因为他是个Rapper啊。

“会努力突破瓶颈,大家不用担心,keep real”

今天王子异的微博也很佛呢。


Rapper王呆在家里已经够久了,久到他觉得自己快要和世界每个脚本都脱节了。

“山顶洞人是写不出punchline的,我想我还是应该出去走走,至少给家里添点东西。”

经纪人姐姐发来微信说别再买薏仁白术西洋参了,你家里都快成同仁堂啦!

王子异有点不好意思,但仍然回了姐姐微信:那这次给姐姐你买点红枣桂圆泡茶?


不知道是哪个异时空的神奇引力将王子异吸引进了一间花店。

“先生买花送女朋友吗?!”

花店的老板就是个小姑娘,看到又高又酷的帅哥两眼瞬间发直。

王子异笑笑,意识到自己带着口罩不礼貌,又立马取下了口罩。

“不是的,我没有女朋友。”

花店姑娘被口罩下面那张脸帅得差点翻过去,当时智商就为他清空了。

“送男朋友也行啊!今天店里搞活动,买花送店长微信!”

王子异被吓到,礼貌地仅仅只是后退了两步,而不是拔腿就跑。

“我单身。”

姑娘一听,乐得像个在年三十晚上扔炮的五岁孩子。


“先生你真的不需要店长的微信吗?我们店售后服务很好的!”

姑娘站在门口坚持不懈地向已经远去的王子异推荐售后服务渠道,王子异越走越快,把怀里那盆玫瑰越抱越紧,对身后的大喊大叫充耳不闻。

现在的小姑娘啊……

真热情。


王子异进店里第一眼就看上窗台那盆玫瑰了。

虽然只有它一株独自盛开,但恰恰就是因为这样,才凸显它的一骑绝尘。

黑的泥土和黑的花盆都是为了衬托红的花瓣,越简单,越夺人眼球。

这么看来,花茎上的尖刺也锋利得令人欢喜了。

美得极尽冶艳,美得锋芒毕露,美得张牙舞爪。

王子异把玫瑰搁在自家窗台的时候又想,我是不是买错了,按照我一向的风格我应该买几碗多肉吧……


瓶颈期的Rapper王即使愁眉苦脸,也会每天坚持练习以前的作品,和努力创作新的作品。

没带玫瑰回家之前他对着空气rap,带玫瑰回家以后他就有了具体的练习的对象。

对着玫瑰一边rap一边给它松土,一边找flow一边给它浇水,这几乎成了王子异这小半个月来每天的签到任务。

他有在努力,玫瑰就是他的见证人。


“任何机会从不放过,不会放松节奏被我带着”

王子异最近反复吟唱他的成名作,带手势的,不走心的,反正就是在重重复复哼那几句。

“放心不会摸清我的脉络,保持节奏慢热放大动作”

低沉的嗓音弥漫整个阳台,又很快逸出阳台。

意外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干嘛老是唉声叹气的啊?你是棒棒糖丢了还是乐高积木塌了?有必要这样吗?”

面对蔡徐坤的灵魂拷问,王子异总是耐下心来跟他解释。

“我是担心你,如果一定要以摔下13楼作为代价,我宁愿你永远只是一盆花。”

他说得认真,眼神坚定,不像聊天,反而像求婚。

王子异永远是这样——

这样温柔。

蔡徐坤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本人已经扑进王子异怀里了。


“脑子疼不疼?会不会总觉得认人很困难?还是有别的问题?”

蔡徐坤更为感动,鼻子一吸就要以身相许,抬头一看这个男人正笑眯眯看着他呢。

睫毛上挂着的泪花还没擦干净,蔡徐坤瞪大眼,撅起嘴,看这架势下一秒就要从玫瑰花变炮仗花。

王子异赶紧哄人,把撅起来的小嘴亲老实了再说。


王子异把蔡徐坤抱在怀里,两个人正一起看电视。

明明大家都是一米八几的真男儿,为什么放着宽敞舒服的沙发不坐,非要叠在一起坐。

王子异想起小区里的小朋友们见到他的时候都会拉着手一起跑掉。

他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天很热很热,两只小手很脏很脏,他们也要紧紧握在一起。

他从前以为只有小孩子才这样,现在知道原来不是的。

谈恋爱的人也会这样。

虽然也不知道见到他为什么要跑掉啦……

他又不吃小朋友。


“我经常想,如果我带回家的不是你,而是一盆向日葵或者多肉,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王子异摸着蔡徐坤的头发,感叹他真健康,发量浓密,发质柔顺,还这么可爱,简直是世界十大杰出青年。

“没用的,”蔡徐坤喝完了一杯蜂蜜水,随手搁在茶几上了事。

“你一进来我就看上你了,所以无论你带走的是向日葵还是多肉,就算是猪笼草也没用,你都一定会遇到我。”

蔡徐坤说得斩钉截铁,下巴一扬,食指伸出来戳着王子异的喉结。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就别想东想西了听见没。”

王子异抓住他细嫩的手指头,放到唇边虔诚亲吻。

他不是杰出青年,王子异想。

他是世界十大杰出大爷——如果真有这种奖的话,肯定是蔡徐坤全包,大满贯那种。


当时的情况十分紧急。

明明是好好的一盆玫瑰花,仿佛突然被开了光,受到超自然力,在王子异转个身的功夫就从阳台摔了出去。

王子异:我苍了个天!

平时这位酷Guy的表情都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今天为了一盆玫瑰花彻底崩坏,如果不是还残留一丝理智他可能都要跟着纵身一跃。


王子异冲到楼下的时候先庆幸:玫瑰花没事,就是花盆碎了。

其次侥幸没有砸到人,否则不止小区里的小朋友,圈子里所有人都得见着他就绕路走。

王子异把花和泥搬到一边,然后迅速跑上楼拿工具做植株转移。

大长腿Rapper上楼的时候又想,我是不是对小区里的住户太不友好了,这么危险的高空坠物行为,我竟然只想到了我自己的花……


等王子异再下来的时候,发现他的花不见了!连花泥都丢了一大半!

这什么治安良好的黄金楼盘啊,明明就是住户素质低下物业管理废柴的烂天桥底!

从前的佛祖王子异一去不复返,现在的他出奇愤怒,186的大个子散发出一种社会新闻中家暴犯的气质。

“王子异!BOOGIE王子异!”

谁在叫他?!

“我在这边啦!”

哪边?

家暴犯循声望去,竟然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发现了一个俊俏男子,而且这个俊俏男子还自称是他的玫瑰花。

王子异:我真是苍了天了。


俊俏男子全身脏兮兮的,乌漆嘛黑,但王子异依稀能看出他没穿衣服。

大概也是注意到王子异的目光,俊俏男子主动解释:“不用看啦,就是没衣服,谁让那个花盆这么容易就碎了,这才13楼……”

王子异眉头一皱,觉得这个俊俏男子虽然长得漂亮,但是脑子可能不大好使。

“我当初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还只是用一个双喜碗咧,现在的人用的东西可真不行……”

王子异眉头更皱了。


出于人道主义和对漂亮男孩的同情,王子异又上13楼拿了自己的衣服给漂亮男孩换上,不得不说,只要有点颜色,他就是真绝色。

这一点,跟自己家的玫瑰花还真像。

“诶,我没有鞋子~”

漂亮男孩讲话软绵绵又娇滴滴的,可是他一站好,也是个一米八的男子汉啊。

王子异木着脸,他不想再上楼了,连坐电梯都不想了。

“你背我嘛~”

王子异面部抽搐一下,“你不能走路了吗?”意思就是我才不肯做这个二百五。

一米八也不是背不动,就是腰稍微断开几截的小问题而已嘛。

“你放心啦,我不会像你小时候那么调皮,还往你后领子里放小虫子的!”

王子异震惊,小时候大哥背着不懂事的他,还被放小虫子到后领子里最后揍人的事情极少数人知道,王子异上一次倾诉这件事就是对着他的玫瑰花!

不可能,不可能……

王子异面对这个只比他矮一点点,并且笑得灿烂的漂亮男孩,一脸不可思议。


王子异最终还是做了这个二百五。


俊俏男子在186大个子背上晃悠着腿,跟着晃腿的节奏哼rap。

声音清澈透亮,讲话却又甜又奶。

眼睛闪闪发亮,眼神也温柔迷人。

美得人神共愤,但他好像不自知。

有点不讲道理,又有点单纯可爱。

王子异心想这到底是什么老天掉的大馅饼,竟然让他捡到了。

“你,你会唱我的rap啊?”如果不是王子异得抓紧男孩的膝盖窝,他真想伸手挠挠头。

有点害羞是怎么回事?

“你每天都对着我唱,我就是死了也给你唱活了。”

王子异一愣,脚一歪差点摔出电梯。

合着自己每天的rap练习都被他当成安魂曲吐槽了?

王子异不知道怎么的就接受“我养的玫瑰花成精了”这个不可能被总局通过的设定。


辛辛苦苦上了楼,俊俏男子对于王子异并不会气喘到无法呼吸感到非常惊讶。

王子异终于心情好点:“你不是我养的花吗?我平时干了什么,你还不清楚?”

“是是是,”俊俏男子裹着大一号的衣服往沙发上一歪,歪到王子异平时最喜欢的那个角落里。

“除了练rap吃饭睡觉举铁,就是养我嘛~”俊俏男子说这句话说得特别甜,好像还带点哪个地方的口音。

王子异内心顿时一阵悸动,这些老夫老妻式的对话让他觉得……他真的和这个漂亮男孩生活了很久。


接下来的场面非常诡异——至少王子异是这么觉得的。

他作为这个家真正的主人,跑上跑下三百来趟还不能休息,还得给自己养的一盆玫瑰化成的漂亮男孩擦脚。

因为漂亮男孩有点洁癖。

而他毫无怨言。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我以后就叫你子异吧~”漂亮男孩自作主张,拿起茶几上一颗车厘子就往嘴里放。

“可以,我的朋友都这么叫我。”王子异擦脚擦得兢兢业业,擦完一边接着另一边,一边擦一边感叹漂亮男孩连脚都是漂亮的。

“我叫你的名字跟别人叫的是不一样的~”漂亮男孩把车厘子咬开一半,溅出的汁水染脏了王子异的白T。

“怎么不一样了?”王子异笑着抬头,刚好看到鲜红的果汁顺着漂亮男孩尖尖的下巴,以缓慢的速度流进衣服里。

“别人叫的是子异,我叫的是子异~”漂亮男孩终于把整颗车厘子吃完,最煎熬的竟然不是他自己。


王子异没听出来有什么不同,但他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那我怎么称呼你?……玫瑰精?玫瑰精油?”王子异自认已经给人伺候得干干净净的了,但他还是蹲着。

漂亮男孩两条眉毛挑起来扭在一起,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机勃勃。

这样的漂亮男孩也像极了他的玫瑰。

“你fong啦!玫瑰精多难听啊,玫瑰精油多油腻啊……我有名字的好不啦!”漂亮男孩腰杆一挺直,跟王子异的距离瞬间拉近。

“……你说。”酷guy王突然上线。

“蔡徐坤呀~”那个男孩说得轻轻松松,殊不知他这三个字在王子异心里砸了重重一锤。


王子异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没想到捡回来的男孩人好看,连带着名字也好听。

一抑一扬一顿挫都是节奏感,Rapper王有点想现场freestyle一个,表达一下自己心中此时此刻的火热。

怎么说呢,用现在热情的追星姑娘们的话来说,那就是——

为他心空啊。


后来的故事,在每日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中,平淡又不平凡的激起两个人之间的化学反应,这种“理所当然”其实是王子异的梦寐以求。

“我在和你表白诶,给个面子吧?”王子异捧着一整个怀抱的玫瑰花,真诚的看着他的梦中情人。

“你先给我点面子行吗?”但是梦中情人脸色不太好看,还咬着牙,切着齿。

“你居然放着你的玫瑰花不抱,去抱别的地方买来的玫瑰花?!我要离家出走了我告诉你!”

“我跟你说啊王子异,跟我在一起就轮不到你来表白,懂吗?!我现在通知你,你是我男朋友了!”

蔡徐坤说得斩钉截铁,下巴一提,嚣张得那叫一个二五八万。

不仅如此,他还十分刁蛮任性不讲道理的提出各种无理要求,最后总结为一条:“以后你就是我的负责人了,不仅得照顾我浇水松土施肥,还得管我每天一亲一抱,没异议吧?”

那表情,仿佛提出异议就是不识时务。

王子异当然是个中俊杰,立马扔下怀里所有的红玫瑰,转而去拥抱专属他的小玫瑰。


一天,王妈妈来探望自己的儿子,顺便来检查一下他传说中的那个男朋友。

还没正式见到人呢,王妈妈差点先被屋里那一阵又香又甜的玫瑰芬芳熏一跟头。

妈妈:子异啊,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没见你对玫瑰花这么有感情啊?

突然害羞的酷guy:以前是没有,现在因为他,感情特别深。

王子异完全没敢说是因为昨天把小玫瑰睡爽了,所以今天小玫瑰才开得那么灿烂的。


妈妈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深深爱上了这朵玫瑰:这花开得太好了,你的小朋友这么会照顾花,一定也很会照顾你吧?

王子异心虚得要死:对对对

妈妈:那你能不能跟你的小朋友说一下,就说妈妈好喜欢他的花哦,能不能剪一朵让妈妈带回家呀?

王子异突然警惕:当然不能了!您在家里养金银花种佛手就够您忙的了,别再折腾玫瑰了好吧blabla……


蔡徐坤为了在男朋友的妈妈面前赚印象分,特地下厨表演肯定不会烧房子的炒菜绝技。

炒的那两道还是昨天上网临时补课,练了一整天的成果。

一道辣椒炒肉让妈妈看了直点头,笑得合不拢嘴:坤坤真懂事,会做菜的男孩子都会照顾人,真乖!

心里想着,这好孩子,总算能给我们家这尊佛添点人气儿了!


让王子异看了直皱眉头,脑壳旁边削的“Z”都变形成了“N”,心里极其不满这道菜的出生:油太多,肉太辣,刺激肠胃还容易长痘,待会明天又该哭了!

等妈妈心满意足的回家以后,王子异把他的小玫瑰搂在怀里。

王子异老老实实:我妈妈好像很喜欢你诶

蔡徐坤可嘚瑟了:把那个好像给我去掉~

王子异盯着他:那你喜不喜欢我妈妈?

蔡徐坤眼珠子一骨碌,脑筋很活:这道题我会答,我比较喜欢你~


一天晚上,王子异和蔡徐坤正在做睡前运动的时候,王子异灵光一现,想写词儿了。

这个毫无责任感的男人!能睡花中之王小玫瑰已经是他的荣幸了,竟然舍得半路开溜?!

花中之王十分愤怒,手脚并用缠住他的渣男,简直气得捶床:你个呆瓜!写我身上吧!

王子异一愣,没想到他的小玫瑰这么会玩,马上识时务的又回到了床上,并从床头柜里翻翻找找拿出一支眼线笔。

蔡徐坤豁出去了,今晚的洁癖不要也罢,活还是得干完!

只要他别把自己的手画得太过分,那就都可以忍。

没想到王子异把蔡徐坤翻了个个儿,手起笔落,一边做运动,一边把心里喷涌而出的感觉兑现成文字,越写越来劲,“唰唰唰”写了小玫瑰一后背。


事后处理案发现场非常麻烦。

王子异首先要把他的歌词保存好,明明拍个果背照也透露不了什么,可他就是觉得一股yhsq之气扑面而来。

完了以后还得拖着小玫瑰去洗澡,辛苦这位一家之主要抱着个睡到不省人事的巨婴刷背,还得注意不能让他着凉。

王子异心里数着佛珠默念:不怨天不怨地,自己睡的人,只能怨自己。


这一趟虽然波折四起,但是王子异留下的歌词还是挺好的,基本上没怎么改就填进了新单曲里面。

正是因为如此,在这以后,Rapper王每一次在舞台上献唱这首歌,都会有一种大家都不明白的清纯和羞涩,而舞台下VIP座位上的家属小玫瑰总是莫名兴奋,兴奋中还透露着一丝自豪。

仿佛这首歌能面世多亏了他,没有他大家的耳朵就都得流产。

事实上……好像确实是哦。


Rapper王其实还是一个Dancer,地板动作Breaking是他最喜欢也是练习最久的一个舞种,专心研究过一段时间后,他还自创了一个动作——双脚合十。

名字听上去很简单粗暴,但是对腿的要求挺高的。如果你没有优越的腿长,那么你做这个动作就像蟾蜍或者蛤蟆在跳。

Dancer王来跳就不一样了,这个动作诞生就是为了show他腿长的。

后来他把这个动作教给了他的小玫瑰,小玫瑰勤勉练习,天天躺地上双脚合十。

王子异当他在打扫卫生擦地板,心里对这个贤惠男子的爱意有增无减。


直到有一天晚上,王子异和蔡徐坤再一次在床上坚持运动、为爱摩擦生热的时候,Dancer王突然一个福至心灵,正面刚着小玫瑰,温柔要求:“小坤乖,让我看看你的双脚合十练得怎么样了?”

王子异敢这么说其实要冒很大风险,但是既然富贵都要险中求,那绝色应该也不例外。

小玫瑰正爽着的时候是没有脑子的,于是乎乖乖照做。

此举令王子异兽性大发,花中之王失去了对局面的控制,差点被王子异顶着在床上就来一曲《Mack Daddy》。


事后小玫瑰大动肝火(如果一朵玫瑰花也有肝的话),拒绝喝水拒绝进食,更是不肯和王子异说一句话,俨然叛逆期儿童绝食明志场面。

王子异又后悔又担心,他看着窗台上那一盆自打带回家以来,就从来没枯萎凋落过的玫瑰花日渐憔悴,最近竟然蔫黄蔫黄的了!

他急得嘴上都长了燎泡,可就是这样他还是要连夜练习那首特意为小玫瑰写的曲子,那一晚,录音房里的废纸篓子出现了好几张带血点的纸团。

小玫瑰看得那叫一个心疼,生气不过三小时,又提着家庭药箱冲进录音房里了。


王子异看着面前这个坐在自己腿上的漂亮男孩,他还在生自己气呢,可就是这么生气了,还是要给自己上药,真是被感动坏了。

王子异真诚认错:小坤,你别生气啦……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不那样了。

蔡徐坤严格质问:你知道你哪错了吗?

王子异低下头,像个把家里搞得一团糟的大狗狗来讨好主人:我不应该在我们内个的时候……让你,让你做双脚合十。

蔡徐坤被彻底气死:你个笨蛋!你最错的是后来我没爽完你就强行哄我睡觉!我没爽到难道你就爽到了?真是……真是气死我了!你是不是真男人!?

真男人王子异用实打实的反应证明自己有多真。


事实证明姓蔡的男人心肠软不是封建迷信。

录音房是一个很美好的地方,很适合小玫瑰散发芳香。

还能录下奇奇怪怪的声音,还能现场播放一下。

王子异搂着被毯子裹成毛毛虫的蔡徐坤,两个人共同听完一次以后,王子异立马彻底删除了这段音频,眼睛都不带眨的。

“删了干嘛呀……”玫瑰余香仍然诱人,特别是当他用这种软绵绵的语气说话的时候,王子异真觉得整个人都要糊了。

“以后我们内个的时候拿出来听听,多带劲啊!”蔡徐坤想象得画面都不宜描述了。

“万一这段音频传了出去,你就知道劲儿有多大了。”

王子异永远是这样,坦诚又温柔,全然为他。

“我不愿意你有一丝一毫的风险。”

王子异前面的头发挺长的,此时没有发胶固定,蔡徐坤反而更从发丝的缝隙中,看到他捧出来的一颗还在跳着的,滚烫着的真心。

只要他男朋友认真温柔起来,蔡徐坤就完全没有抵抗力了。

他把自己的乱毛脑袋靠近王子异的心脏,胡乱搓了几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哼哼唧唧:“……你个木头,学坏了……”

王子异:?

小玫瑰:学会说肉麻话酸我了……


.

.

.


假番外


.

.

.

Rapper王:Ayyo Who can be follow

大家好,我是BOOGIE王子异what' s up

这首演唱会的开场曲,是由我自己作词作曲,并且是用来送给,我最爱的那朵玫瑰的。

希望大家也可以喜欢

……

为了遇到你不断尝试新的pose

真正到了那一天心脏pulse pulse

有了你我的天空不会再变灰

只有你排我心中的第一位

你宛若一朵鲜艳玫瑰

永远永远盛开在我心扉


.

.

.




评论(16)
热度(184)

© -sliy21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