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y2121

也不是特别有趣.

白袍与火

-是直接发lof不搞微博文章的假番外

-也没有很多/量不能保证的话/就只能保证甜了哈哈

-621小天使生日没赶上/勉强算赶在生日月吧_(:з」∠)_

.

.

.

汀格一觉睡醒,内心某种强烈的欲望迫使他去找他的上司。

大白鸟的三条腿马不停蹄,不需要分东南西北的向遥远的地方飞去。

他抛下了昨天刚刚确定恋爱关系的法师与龙,抛下了孤家寡人的长尾,一定要去自己的顶头上司那里报个到。

尽管他接到这次任务以后已经好久没去了——准确来说,是去不了。

法师和小龙都表示没关系你去吧,神会保佑你但是我们不会想念你的。

长尾松鼠有点伤心,毕竟汀格走了以后,他就要一个人留在这里接受人类和龙类的双重伤害了。

但他不能表现出来。

反正表现出来也挽留不住那只疯鸟。

.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汀格~”

“好久不见,我尊敬的爱神”

维纳斯放下手里的拼图,提着白色长裙施施然起身。

她正想上前去给汀格一个深情的拥抱,却被汀格推过来的拼图碎片塞满了怀抱。

“别搞那些,说正经的”

汀格看上去不太喜欢他的美女上司,更讨厌和她有身体接触。

维纳斯碰壁也不会发火,显然她已经习惯自己这个得力助手的不解风情了。

“OK,正经的事情就是你解放了,任务完成了,你可以爱飞哪飞哪,不用再跟着那两个讨厌鬼啦~”

爱与美之神金发碧眼,随便一个撩发和微笑都动人心魄,然而汀格对此却毫无反应。

他看着维纳斯斜斜靠在书架旁边,心想太好了。

终于解放了。

“下次还有这种事不要再找我”

汀格直起身往外走,长靴敲击办公室的地板,声音和脚步的节奏都干脆利落。

维纳斯蹙眉——女神即使皱眉也美丽非常:“一定还会有下次的!提前说好合作愉快!”

她就不明白了,大家都是活了好几千年的人,为什么汀格还能这么顽固不化。

被认为顽固不化的汀格执着的离开。

果然很顽固不化。

“别忘了你儿子是干什么的”

说完最后一句话,汀格关门离开。

.

维纳斯也很绝望啦,她也知道这些活本来应该是由自己的宝贝儿子完成的。

可是没办法,小朋友的叛逆期到了,她做妈妈的,其实也不知道小丘比特飞到哪里去了……

她回到办公桌前,继续自己的拼图。

拼图的大部分已经完成了,能看出来是两个人走在森林花海中。

稍微高一点的男孩身着白色的法师袍,一头金发像阳光一样闪耀。

走在他身边的男孩很开心,嘴角咧到眉毛上面去了。

他的眼中满是那个拥有一头金发的男孩。

各种颜色的花组成灿烂的原野,这片地方将会因为神的偏爱而不分四季的盛开。

走在原野中的人,也在冥冥之中,得到了某种偏袒。

维纳斯为最后的花海部分拼凑碎片,心想太好了。

历经波折,总算有点回报。

.

长尾蹲在山洞角落,被迫回忆起昨天的著名表白场面。

法师认认真真对少年说“我确定我喜欢你了”,没有换来少年甜甜的微笑或是喜悦的眼泪,而是——

“他飞走了诶。”

法师反应过来只是站在原地微笑,看着他的小龙以自己的方式发泄兴奋。

而长尾呆呆的指着小龙,一脸羡慕。

.

Isak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一个不小心就金光闪闪显露原形了。

火红色的小龙一飞冲天,幸亏速度还在可想象范围内,不然在场的一人一鼠可能会近距离的观看到流星。

云层脱离正午高温没多久,稍高的温度丝毫伤害不了Isak。

他火红色的鳞片保护着他,但他内里的皮肉散发着比周遭云层更炽热的温度。所以根本分不清是太阳辐射使得云层升温,还是Isak的翅膀挥动将它们加热。

终于,终于成功了。

Isak漫漫追爱路走到尽头,终点处是张开双臂想要给他拥抱的Even。

少年知道,自己此时的脸一定红得不像话,那样可太不酷了!

小龙放缓向上飞的速度,找了一片看上去比较厚实的云层蹲着。

擦擦脸再说。

白云擦脸,冰晶降温。

心中满怀喜悦的人收敛不住自己的嘴角,脸上的绯红也抑制不住。

小龙脸上的红好像成了实体颜料,白云手帕怎么擦也擦不干净。一块接着一块,堆在小龙身边成了一条红河,稀里哗啦流向远方。

明明傍晚还没到,晚霞竟匆匆登场。

.

Isak落地时脸还是红得不正常。

“你别太激动啦,脸这么红,我都要以为你是不是病了”

法师微笑着,自然地牵起少年的手。

少年笑得羞涩又甜蜜:“我的花吐症刚治好,又患病了……”

“又?又怎么了?”

“患上一种‘见到你就开心就想笑就想飞’的怪毛病……”

.

.

.

“薰衣草吃多了真的会昏迷不醒吗?”

“绣球花吃多了会怎么样?会变成圆滚滚的大皮球吗?”

“我也想找一个会天天喂我培根吃的法师……”

家族的小小龙吵着要Isak给讲睡前故事,不讲就要把他带回来的法师帽子摘掉。

Isak为了保护Even不受伤害,决定牺牲自己大约半小时的宝贵时间来给这群捣蛋鬼讲故事。

说着说着就停不下来了。

如果不是由自己的嘴巴说出来,他还不那么相信:原来他们在一起已经这么久了。

他看了看客厅外面和客人友好聊天的法师,想着得快点搞定这帮小屁孩才行。

“会,不会,不可能的。”

.

因为只有我才会拥有一个天天给我喂培根的法师(男朋友)。

.

“好了你们不能再提出要求了,你们让我讲故事我已经讲咯,现在该是你们听我话睡午觉的时候了。”

小小龙心满意足,三五几个窝在一张小床上睡去,小龙这才得以休息。

.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啊”

“会什么?”

“哄小屁孩啊”

“嘿嘿~我厉害吧~”

.



评论(5)
热度(13)

© -sliy21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