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y2121

也不是特别有趣.

白袍与火

-不知道是家里电脑坏了还是服务器又崩了/文字框经常无法操作……

-很短的段子/考完试再整理

-希望你天天开心/不要做噩梦


.

.

.

受难一般的探亲终于结束了,少年又挽着法师的手回到休罗山脚下去。

在飞毯上,少年像几百年前几千年前一样宝贝着他的金手环,脱下来又戴回去,把它变大又变小,总之怎么看怎么好看。

而这一次他没有再坐在毯子上只会吃吃喝喝——他拉着法师和他一起坐在毯子上吃吃喝喝。

就是可怜的飞毯驮着这两个无良主人,也只能毫无怨言的回家去。

红风筝重新燃起,遥遥的飞着,微弱的光已经足够。

.

分别那时小小龙们明显对法师态度好了很多,可能是因为Isak对他们全方位多角度的“培根”洗脑法。

小小龙:法师法师你还有培根片吗?

Even:不好意思,我的培根片都要留着给你们的Isak哥哥

小小龙:好吧。那你的帽子能留下吗?听说里面能掏出糖果葡萄松子蛋糕和柠檬茶!

Even:你连这个都跟他们说了?

Isak: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但是你放心,你昨天晚上对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保证没跟任何人说!

Even:……不好意思,我的帽子也不能留给你们,我需要它,以便我收拾你们时不时调皮一下的Isak哥哥

.

法师和少年最终决定给小小龙们留下一点种子。

小小龙们手舞足蹈,开心得很,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得到礼物开心还是因为可以名正言顺的玩土。

小小龙:这个种出来会是什么?培根吗?!

Even:你们对培根感情真深

Isak蹲下,挨个摸了摸脑袋。幼龙的鳞片都是软软的,就像在摸一堆巨大的玩偶娃娃。他对家族的小孩子们很有信心,非常期待他们成年以后会是怎样的伟大。

毕竟都是祖先们重生的产物。

他少见的温柔,说之前还要先扬起头看一眼法师:“一半是薰衣草,一半是白玫瑰,要好好种噢”

法师站在他身边,垂着眼看Isak,忍不住也摸了一把他的头。

“好好种噢,我们下次回来看看你们种得怎么样,做得好的就奖励培根片吃!”法师帮腔,幼龙得到鼓励士气更足了,一个个都十分向往。

.

Isak躺在飞毯上,两眼无神。

他问法师:“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法师没反应过来:“我说的什么?”

“奖励那个”

“当然是真的,我为什么要说谎”

“我也想要嘛……”

法师觉得好笑,这龙还真是不放过一点占便宜的机会。

他也躺下,只不过脑袋和他靠在一起,双脚却向着相反的方向。

“我和你说了无数次,只要你能每天坚持运动,那么我也能每天都允许你吃一块培根片,但是你做到了吗?”

少年撅嘴,知道自己不占道理:“臭资本家,你说的‘运动’是人干的吗……”

法师只是笑,笑着笑着又调整了一下位置,去亲他的少年。




评论(2)
热度(10)

© -sliy212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