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y2121

也不是特别有趣.

白袍与火

-放假丧了两天以后想起来还有个坑等着我/最近对背人很执着

-仍然不粗也不长/温柔和甜是思想主题/不要搞我拜托

-昨天听了很多很久以前的歌/想起很多很久以前的事

-有了青春期里第一和第二条小裙子!!/唔唔唔一个爆哭/说自己是小仙女也有底气了!!/大家也要多穿漂亮的小裙子o/比较凉快


.

.

.

“其实我们一直没有搞清楚花吐症的真正病因”

法师想起久远的事情,还是坐了起来,觉得这样有助于大脑运行。

少年还是瘫在毯子上,避风魔法的施放让毯子上的所有行李都安然无恙,仿佛放在平地。而实际上两旁的风速简直可以给飞毯开出一张超速罚单。

从家族的龙穴出来以后,Isak变得懒了。他一点都不想动,手脚随意展开,双眼仍然无神。

远方的云飞快地变幻着。

各种奇思妙想随着云的各种形状出现在他脑中,于是Isak对Even说,因为你喜欢我,要是你不喜欢我,你就不会吐鲜花了。

Even无奈,这龙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吐出来的花是白玫瑰,而不是龙舌兰?”

“……”

Isak沉默了。

“当然不可能是龙舌兰了,这里离中美洲也太远了”

法师:……

少年:哈哈哈哈哈你个笨蛋

.

Isak蠕动着,挪到Even的大腿上。

他咳了两声,认真的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说吧,我会认真听的”

白袍法师在岁月的历练中变得成熟,但他的心却不会这些磨砺而生茧,而硬化。

他依旧柔软。

“其实你刚刚的想法很有趣,”法师没有一下子否定少年,他伸手去拨少年的头发,顺便摸摸他的脸蛋,确定他不会冷到。

“我认为可能白玫瑰代表的就是你”

“我?”

Isak瞪大眼睛,又圆又大,亮晶晶的。

“白色象征着单纯和圣洁,他坚定,不可阻挡,而且白玫瑰的花语就是‘我足以与你相配’,这还不是你吗?”

Isak眨眨眼,似懂非懂。

.

Isak穿着睡衣,盘着腿,在沙发上把一本植物图鉴看得津津有味。

“别看了,我们早点睡觉吧,今天从家里回来太累了”

小龙喜欢他的爱人把龙穴叫做“家里”,那样听上去好像他们都是一个龙穴里的一样。

特别亲切。

所以被两个字哄开心了的小龙难得没有耍赖打滚,听听话话的去穿鞋。

“Hold on”

看来他的听话也就维持了十秒左右。

小龙又想到别的东西,已经伸进毛拖鞋里的脚又缩了回来。

“你过来背我好吗?”

“我干脆把床搬过来给你好吗”

Even叉腰,对这个幼稚鬼很是不满。

“你快点乖乖给我走过来,不然明天我就让你一整天都只能吃水果”

小龙无动于衷,仍然是伸着手要背。

“我不会去背你的”

Even说得斩钉截铁。

.

“我很生气,我告诉你,明天除了水果沙拉和黄油面包你什么都不准吃,甚至黄油也只能涂一层你明白了吧?”

“呜嗷——”

龙发出了他该有的声音。

他在大法师的背上打哈欠。

法师说的话在这个家里真的很有地位。

法师能听懂他说什么,不想跟他讨价还价,再次树立属于法师的威严:“不——”

……

“还生气吗”

Isak突然又开始说人类语言了。

“你亲我也没有用”

Even仍然表情僵硬。

……

“再亲也不可能有效果的”

.

“以后我还是可以背你,但是如果你要走路的话,一定要做好保暖,明白吗?不要因为你是龙就乱来”

“就像我很久很久以前说过的那样,我一对你生气你就亲我,能做到吗?”

“我对你忠贞,永远。”

“我发誓”

Even亲吻Isak的额头,那样的温柔,跟很久很久以前的温柔一模一样。

即使再久再久,我对你的爱也不会改变一点一滴。

我发誓哦。




*龙舌兰:这种植物是热带亚热带才会长的

.

.

.




评论(5)
热度(20)

© -sliy2121 | Powered by LOFTER